白香OuO

一日刀亂,終身刀亂!!!

【刀婶佣兵企划Divine Comedy】番外篇(前传) 所谓不打不相识

"樱,最近来了个奇怪的客人呢..."正在收拾餐盘的堀川国广向雪樱说道

"诶!?有吗?我怎么不记得?"正在扫地的雪樱努力回想

堀川国广看着雪樱努力回想但怎么想都想不到的苦脑神情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安慰似的说

"妳不记得很正常,毕竟她来的时候妳不在。"

"你早点说嘛!还笑!"雪樱没好气的说道

"抱歉抱歉,我不笑了。"即使如此堀川国广的语气里还是带着笑意

"话说对方怎么很奇怪?"雪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她一进店里就直接问我说"雪樱酱在哪里?"我回答你不在后她一边说着"难得有来这里玩,既然雪樱酱不在那就算了。"之类的話一边离开了"

"...对方是不是有一头黑色长发,皮夫看起来有一點病态,瞳色是黑棕色?"想到可能会这么做的人后,雪樱问道

"对...是认识的人吗?"

听到堀川国广的回答后,雪樱一副生无可恋的问

"她有说过什么时候会再来吗?"

"...她说过几天会再来。"

"那就好..."雪櫻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是店里的常客,也是我的朋友。"雪樱解释道

"妳还有朋友!?"堀川国广的语气带着惊讶

"喂!你这什么意思!我有朋友不行吗?!"雪樱看着惊讶的堀川国广莫名的有点火

"因为樱妳不是很讨厌和陌生人往来吗?"面对雪樱的火气,堀川国广有些退缩

"是啊...那个人真的很特别呢!"想到往事的种种,雪樱嘴角微杨

---------------------

喀-店里的门一如往常的被打开,只是和平常不同,打开的人是一名陌生的少女

"欢迎光临。"雪樱用着官腔的语气说道,平时的雪樱不喜与陌生人交往,所以看着少女,雪樱感到几丝不耐烦

"噢~这还真是个娇小的小姐姐呢~"少女看了眼雪樱后说道

啪-雪樱觉得自己的血管爆了一根

"小姐姐别生气~啊!我要那个蛋糕!"少女指着雪樱身侧的蛋糕

雪樱看向她指着的蛋糕,却发现是自己今天特地制作想要等会吃的蛋糕,危机意识瞬间升起

"不行!"雪樱直接拒绝

"欸!?为什么?我不管!那块蛋糕我要定了!"少女强势的说道

"不行就是不行!"雪樱不甘示弱的回答

就这样一连串的争吵开始了...

堀川国广听到这里,感到十分无言

"...吃货的战争。"他只有这种感想

"吃货的...噗!"堀川国广的结论让雪樱笑到不能自己

"话说后来呢?"堀川国广无奈的看着雪樱问

"这个嘛...后来我们打了几场架..."

--------------------

"挺能干的嘛..."雪樱躺在地板上粗喘着气

"妳也不差嘛...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妳会在中途撒毒粉啊..."少女同样躺在地板上,不过状况比雪樱好得多

"兵不厌诈,这是战争。不过今天我累了,这次蛋糕就让给妳了。话说妳叫什么名字?我叫雪樱,中岛雪樱。"

"诶!?谢谢,我叫祝㟚,下次我再请妳吃好吃的!"

"嗯!"两人相视一笑,"吃货的战争"总算结束了

"...吃货果然很可怕。"堀川国广十分无言的看着雪樱

"但也因为这样我们才成为了很好的朋友。"雪樱笑着做总结

"虽然我们已经有一个月没见了..."雪樱小声的补充

"所以因为没见到她妳才感到难过?"想到刚刚雪樱那一副身无可恋的模样,堀川国广不禁莞尔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雪樱叹了一口气,莫名的感到心累

"那另一个是?"

"她说下次来要带我去白树街很有名的餐厅吃饭啊!!!"雪樱心疼的说

"果然是吃货..."堀川国广感叹

喀-店里的门被打开,这次打开门的是刚刚两人谈话中的少女

"祝㟚!"看见祝㟚,雪樱欢快的奔向她

"雪樱酱我来啦!"祝㟚看见雪樱,便欢快的向雪樱打招呼

"吶吶,今天要去吃什么?"雪樱兴奋的问

"嗯...不如去吃上次说的餐厅?"祝㟚笑着回答

"嗯!!!"说到这里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兴奋起来,她们开始讨论等等要去哪里吃哪里玩,就在两人谈得正兴奋的时候,堀川国广开了口

"那个..."

"干嘛?"两双无辜的大眼望向堀川国广

"喔!堀川她是我刚刚提到的祝㟚,还有今天我们提早收店!"雪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向堀川国广介绍祝㟚

"雪樱酱,他是...?"祝㟚问

"喔...他是堀川国广。"雪樱笑着向祝㟚介绍

"等等,雪樱酱,妳跟我来一下。"祝㟚拉着雪樱走到角落

"怎么了?"看着有些反常的祝㟚,雪因忍不住好奇的问

"雪樱啊...堀川他有家人吗?"祝㟚没有回答雪樱的问题,她一脸认真的继续问

"嗯...但五年前的大暴乱时他们就失散了..."祝㟚的问题令雪樱感到奇怪

"呃...其实我有一个邻居叫山姥切国广,五年前的大暴乱时他也和他的家人失散,妳说,有这么巧合的事吗?"祝㟚严肃的问

"不会吧..."两人的目光默默的飘向堀川

"如果事情真的是我们想得那样,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所行动。"祝㟚看着雪樱认真的说道

"嗯!我也这么认为。"

"但是啊..."接着祝㟚又认真的开口

"但是?"

"我们还是先去填饱肚子啦!"肚子饿的祝㟚说

"嗯!说的也是!"雪樱认真的点点头,随即又转身向堀川国广不负责任的说道

"堀川,我先出门了!剩下的交给你喽!"说完就和祝㟚头也不回的离开店里

堀川国广:...我这是被抛弃了吗?

待续

补充:这篇后续将由 @祝宴 发布

【刀婶佣兵企划Divine Comedy】01 青梅竹马的重逢(中岛雪樱&堀川国广)

我会保护妳。

在少女年幼时不知是谁对她这么说过,然而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只不过是个可笑的谎言罢了

"呐,雪樱酱。妳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开店啊 ? " A市迦南区中距离乌托邦不远的某一条街的甜品店里,一名中年男子对着在吧台工作的少女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对这里比较熟悉罢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叔公?"名为雪樱的少女走到他面前找了个位子后乖巧的坐了上去

"没什么问题,雪樱酱啊…妳要干这一行我没什么意见,但妳自己也要小心点。要是妳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和妳外公交代啊… "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雪樱乖巧的笑了笑

喀--店里的门被打开,十几名壮汉走了进来

"今天还有客人?"男子皱眉向雪樱问道

"嗯,他们是今天最后一批客人。招待他们完后我还有赏金任务呢!"雪樱回答道,随后对着壮汉门笑着说

"稍微等我一下。"

  壮汉们听到雪樱的话后便走到吧台后的房间。看着壮汉们的行动,中年男子眼微微一抽

"这么听话!?"男子的语气里充满了惊讶

"雪樱啊...这些人真的是黑道吗?"男子十分怀疑的问,平时这个时间来光顾这间店的只有黑道而已,黑道这么听一个小萝丽的话,注意一下形象啊形象!

"就算是黑道,为达到目的也是会低下头乖乖听话的喔!这就是人类。"她嘲讽似冷冷一笑

"是吗...既然有客人来了,那我就先走了,妳自己小心。"男子起身准备离开

"嗯,慢走"

她将桌上的餐盘收十后便笑着走进吧台后的房间

今天的A市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犯罪与肮脏

--------------------

夜幕低垂,一抹娇小的身影快速潜入小巷,选定好位置后,雪樱索性的坐在屋顶上把自己藏了起来等待着今晚的猎物

喀--巷子里的其中一道门被打开,今晚的猎物也出现在她面前

没有其他人保护的猎物,对于猎人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雪樱拿起预备好的毒药粉,吃下解药后拿着毒粉就是一撒

碰-猎物倒下,嘴角溢出鲜血

雪樱跳下屋顶,拿着打刀准备取猎物的首级

"妳是什么人!?萴先生!"不知从哪里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的语气带着惊恐

雪樱取下猎物的首级、收起打刀后,回头一看,她看见了一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戒备的看着她准备随时拔刀

"放心,我不会对不相干的人出手,也更不会杀人,我只不过是个路过的赏金猎人罢了。"她似是想安抚少年的对少年笑了笑,但手里却拿着毒粉以防万一

"是吗..."少年将手离开刀柄上,叹了一口气

"你...噗哈哈哈"雪樱突然笑了起来,那看起来天真笑容配上手上沾满鲜血的头颅,不免会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但少年并没有因此受到惊吓,他没有想到雪樱会有这样的反应,他错愕的站在原地

"你这个人好有趣啊!一般来说,你不是要更警戒吗?哪有人会因为敌人的一句话就放松紧惕啊!"雪樱笑着走向他,只是手里的毒粉换成了普通一点的麻醉粉,她并没有像少年放松紧惕,她还是拿着麻醉粉以防万一

"欸?我虽然是这个人的保镖,但既然他已经死了,那我干嘛出手?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了,只是他死了还要再找工作和住处都挺麻烦的而已"少年叹了一口气,脸上写着满满的苦恼

"那来我店里工作怎么样?包吃包住,工作时间也不长,一个月还能休息几天,你要兼职也可以喔!店里有个有趣的人感觉挺不错的呢~"雪樱笑着对少年歪头问道

"诶!?可以吗!?请勿必让我工作!"少年的语气里带着惊讶和喜悦,在雪樱看来少年是个很单纯的人

"我是堀川国广。那么,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堀川对着雪樱笑道

"唔?堀川国广?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算了,我是雪樱,中岛雪樱。也请你多多指教!"

堀川国广听到"中岛雪樱"这个名字后吃惊的瞪大眼,数年前的记忆重回他的脑海记忆中,他那和他失去联系多年的青梅竹马也叫中岛雪樱,看到雪樱脖子上的缎带和极为眼熟的容貌以后他更能确定了,眼前这个人是他暗恋已久的青梅竹马,而且她还把他忘了,想到雪樱的性格,他无奈的笑了笑

"萴先生!"后方传来惊恐的呼喊,两人回头一看,数名壮汉出现在不远处正惊恐的看着他们

"你!为什么背叛我们!?"其中一名壮汉表情愤怒的开口

"我没有背叛你们。"堀川国广无辜的摇摇头,但没想到这个动作使壮汉们更加愤怒,拿起手枪准备射击

"吶,你枪法准吗?"雪樱眼神戒备的看着壮汉们,手里多了两个药瓶

"嗯...还不错,怎么?"堀川国广也拿起手枪同样准备射击

"能请你帮个忙吗?"雪樱将头颅丢在地上,对他笑了笑,同样也从手里拿出手枪

"嗯...可以是可以,但要怎么做?"

"帮我射击我等会丢的药瓶,还有把这个吃下去。"说完雪樱把一颗药丸交给堀川国广,自己也把另一颗吃了下去

"哦...交给我吧!"他也同雪樱一样吃下药丸

碰-药瓶被堀川国广射出的子弹击碎,里头的药粉撒落,壮汉们纷纷倒下

"我们走吧~"见壮汉们倒下,雪樱笑着回头望向堀川国广,确认对方没事后,踏出步伐离开

"嗯..."堀川国广跟上,对于躺在地上的尸体没有一丝留念

"你们..."突然其中一名壮汉勉强的站了起来个拿着枪射向雪樱

"樱!"堀川国广跑向雪樱

碰-枪声结束雪樱猛然睁开眼,她并没有感到任何一丝不适

但睁开眼看见的却是堀川国广为了保护自己而倒下的划面,雪樱脸色微黑的走向倒下的堀川国广

"笨蛋。"堀川国广只听到这句话后便失去了意识

--------------------

"我会保护妳。"年幼的堀川国广对着年幼的雪樱如此说道

然而五年前的大暴乱中,他和家人失散,也和雪樱失去连系,四年前他再次回到家乡,却发现自己原有的一切早已不在,他痛苦的咆哮着,他恨,他恨当初没能保护家人的自己,恨违背约定的自己

好不容易找到了雪樱,难道就要这样死去吗...

神啊!拜托你,我想活下去!

"唔...这里是?"堀川国广睁眼,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里,随后胸口传来阵阵疼痛,他往下一看,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他将衣服穿好以后便走出房间

"你醒啦!"正在工作冈位忙碌的雪樱看见他以后放下手边的工作走到他面前观察他的伤势

"雪樱酱!"后方传来彼此起落的呼唤声

"呐,伤势没问题了吗?"雪樱并没有理会呼叫声,只是笑着对堀川国广问道

"嗯...没事了。"堀川国广笑着回道

"那请开始你今天的工作吧!首先先帮我把甜点端给客人吧!记得快点,还有得忙呢!"雪樱回到吧台一边工作一边催促道

"喔!"堀川国广也开始乖乖的工作

"笨蛋,你要学的还挺多得呢..."雪樱看着忙碌的堀川国广笑着喃喃道

看似平凡的日常,事实上充满着不平凡;看似光鲜的外表,事实上有着一段悲惨的过去,而两人的重逢也只是一切的开始,至于两人的未来,那又会如何呢?

待续

[刀婶佣兵企划Divine Comedy人设表]
(婶)
姓名:中岛雪樱
职业:赏金猎人、甜点店的老板
搭档刀:堀川国广
年龄:19
外貌设定:外表看起来十分无害娇小的小萝莉,脖子上常绑上缎带来遮盖脖子上的伤疤,瞳色为蓝黑色,粉色的短发绑着两搓马尾
武器或战斗方式:为了省时大都会用毒药和毒粉,會使用枪类和打刀防身
性格设定:平时很少与陌生人往来,在陌生人面前态度有些冷漠,其他的就和平时一样,平时性格活泼、谨慎、腹黑、毒舌、十分护短且不喜欢吃亏,很健忘,有时很迟钝,讨厌被威胁、麻烦、和陌生人往来,面对讨厌的事会变得很悲观、厌世,有一点病娇倾向,生气时表面上笑笑的,事实上会先把人气死,之后再出手,笑得愈甜下手就会愈重
身世背景:从小患有罕见的疾病一直跟在外公身边,家里经营药材店,外公是在乌托邦小有名气的药师,但因为五年前的大暴乱使父母双亡外公和妹妹失踪,自己也差点死于大暴乱,所幸被外公的老友所救,到十五岁前一直寄宿在他家,十七岁后成为赏金猎人,搬了出去,目前经营着一间甜点店,私底下却在贩毒和枪械好收集情报,平常和政府官员、某些黑道老大交好,所以黑白两道通吃,她一边做着赏金猎人和店里的工作一边寻找妹妹和外公的下落
补充设定:脖子上的缎带是父母留给她的遗物,也是他们家的传承,家里是经营药材店的再加上自己的病,所以对医疗和药草知识也有一定的水准,厨艺因为是开店的自然也不差,平时没事会待在房里,画图为兴趣,病每个月都会复发一次,这期间她不会工作,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放松时刻,体力差,曾经待过佣兵团”殆”,但因为因为和团员有些误会所以被某些团员记恨也被针对,最后退出

(刀)
姓名:堀川国广
职业:普通人→赏金猎人
年龄:20
武器或战斗方式:偶爾会使用手枪,平时用胁差居多,会一點武术
身世背景:大暴乱后家人失蹤,之后成了某个黑道老大的保镖,但因为雪樱的任务瞬间失业,最后因為雪櫻的同情心氾濫被雪樱帶回店里,因雪樱的关系成为了赏金猎人
补充设定:平时是个天然黑,有时会和雪樱一样十分悲观,是雪樱的青梅竹马,从小就喜欢着雪樱,但雪樱很迟钝没发觉,五年前和雪樱失去联系,但重逢後卻發現雪櫻並不認識自己

刀剑乱舞 安定x自创女审 前世情缘 15 梦

闭上双眼,十六年前的划面浮现在眼前,自己所爱之人,为自己而牺牲,鲜血染红了她的服装,嘴角溢出的鲜血与苍白的脸颊形成对比,她,墨殒星宫,用着最后一口气艰难的说出自己一直以来藏在心中的话语,如同命运的恶作剧般,她结束了她的一生,她一个人孤单的、寂寞的度过她最后的时刻

睁开双眼,转眼过了十六年,召唤了我的少女,正悠閒地坐在樱花树下,她抚摸着怀里的小兽、哼着歌,樱花的花香飘散在空中,她那如阳光般的金发随风飘逸,湛蓝的双眼闪烁着光芒,她,墨殒星宫,不愿对他人敞开心扉,一个人孤单的面对这个世界

闭上双眼,一片漆黑,就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人一般,我独自一人,其他人怎么样都与我无关,世界毁灭,又干我何事,我一个人面对这世界对我的不满,我,墨殒星宫,大概会就这样活下去吧

睁开双眼,双眼重回光明的怀抱,她对这座本丸与在手和的少年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却又如此陌生,抬头一看,我与他四目相对,我笑了,对着他虚伪的笑了,我很讨厌这样虚伪的自己,每天都要迎合这个世界的活下去,我,墨殒星宫,大概真的会像个傀儡般继续活下去吧

再次闭上双眼,陷入自己的世界,没有任何人能打扰我们,面对面前的这个人,心里的不安好像就能暂时消失,我对着他笑了,他也对我微微一笑,两人在一起好像就能战胜一切,我看着他,我,大和守安定(墨殒星宫),突然觉得这一切变得不重要了,只要能和面前的这个人在一起

如果这是梦,我愿就这样沉睡下去,我愿就这样放弃现实中的一切,与他在一起,即使他失去记忆(看不清他的脸庞),我也愿意为了守护这小小世界与他一同奋战

梦,总是要醒的对吧 ? 他从我眼前消失,我独自一人在漆黑之中挣扎,被迫睁开眼回到现实,睁开双眼,又是熟悉的本丸,我坐在樱花树树枝上,与一旁的人对视,我笑了,像是嘲讽要自己一般空虚寂寞的笑了

待续

补充:前两段是安定视角,后两段是女审(墨殒星宫)视角,后面是两人视角合并

刀剑乱舞 安定X自创女审 前世情缘 14 记忆中的伊人

夜里,一名少女伫立在樱花树前,她那头银发随风飘曳,在她冰冷的眼中,不带有任何一丝黯淡的色彩,也不带有任何一丝绝望,就像往常一样她的眼清澈不带有一丝迷茫,只是她那双明亮清澈的蓝眸其中一眼变为鲜血般的红

天上的星星闪烁,夜风使地上的紫藤花瓣与樱花瓣飘散在少女的身边,犹如吹雪般散落,眼前的景象令在不远处的少年回忆起从前

记忆中的伊人伫立于同一棵樱花树下,双眼清澈湛蓝、嘴角总是带着笑意,如阳光般的金发、娇小的身影与她那令人无法忽视的气息,总是吸引着少年

然而十六年前,那位伊人在他的怀里迎来她最后的时刻,她笑着对着他表白了她的爱意,但最后的最后,他终究还是没有能与她一同离开,他和其他人一同消失,只留下她那由鲜血染红的孤独尸体

明明知道那么做会死,却依然替他挡下敌人的攻击 ; 明明身负重伤,却依然如往常一样对着傻笑 ; 明明是第一次告白,却也是最后一次 ...

真是个傻瓜,为什么要替他挡下那一刀呢 ...

现在他面前的少女与他记忆中的伊人就像是双胞胎一般,两人的气息与容貌极为相似,但眼前的少女气息却带着沉重及悲伤

「安定,怎么了吗 ? 今天也一样睡不着 ? 」面前的少女转身,幸灾乐祸的语气与微微上扬的嘴角衬托出她双眸中的不满

她停止吸收灵气,闭上眼,鲜红的一眼恢复成湛蓝,而银发也变为金发

星宫的模样令安定又再次想起逝去的恋人,以前她每天晚上几乎都会做恶梦,而每次醒来后他都会和她一起爬上樱花树,等待着早晨的到来

「那妳呢 ? 星宫,又做恶梦了 ? 」安定反问

「嗯 ~ 你说呢 ? 」星宫笑意更深,犹如调皮的妖精般弔安定的胃口

那调皮的笑容足以令人停下脚步只为观赏她的笑颜,安定心微动

「 … 算了,话说回来,妳在这做什幺 ? 」安定平复着气息,等心静下来后他问

「 不告诉你 ~ 」星宫一边用打趣的眼神看着安定,一边靠近他,笑容愈发灿烂,她很好奇这次安定的反应

继刚刚令安定心动的笑容攻击后,安定再次被打倒,耳朵因害羞而染上淡淡的粉红

星宫看着安定的耳朵,清澈湛蓝的眸子如星光一样闪烁,她收起笑容,但眼中藏不住的却是淡淡的笑意

真可爱呢 ...

但今天就这样吧 !  我很开心喔 ~

「安定我先去睡了喔 ~ 晚安 ! 」

不等安定回话,星宫闭上眼,一阵风吹来,星宫随着飘起的樱花花瓣消失在安定面前

而安定也才迟钝的察觉,刚刚有一道熟悉气息

是她

但她在哪 ?

他着急的四处张望,但就是找不到他记忆中的伊人,这使安定陷入绝望

每回他紧张或难过时,她总是温柔的对自己笑着,有时心情好时还会唱歌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她总是那样快乐的唱着,清脆响亮的声音总是能令他安心

就如那首歌的最后两句一样,现在的他犹如溺毙于那名为过去的水中沙洲

待续

彼岸花与萤 3 过去

在女孩满七岁那一年,她失去了与她最亲的双胞胎哥哥,从前的纯真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痛苦与绝望,那一年,那一刻,只有她一人痛苦的哀嚎 ; 只有她一人孤独的站在鲜血染红的尸体上 ; 只有她一人悲伤的哭泣着

从后,女孩的双眼充满了仇恨与绝望,她不再相信他人所谓的希望,她开始隐藏自己的实力,开始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开始被他人欺凌,但她一人坚强的走了过去

「哥哥 ! 」女孩慌张的看着男孩

「白香 ... 对不起,我们可能要暂时分开了 ...  」一名受伤男孩抱着七岁的白香,在她的耳边对着她说道

「哥哥 ? 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 这种玩笑可不好笑啊 ... 」被抱着的白香难以置信的看向男孩的伤口

「哥哥不是最厉害的吗 ? 我们一定可以逃走对不对 ? 」白香抱紧男孩,紧紧抱住不放

看着白香的动作,男孩很是无奈,她的妹妹平常十分乖巧文静,平时不太会给他人带来麻烦,这还是第一次妹妹对他提出这种任性的要求,他舍不得拒绝,但为了白香好 ...

「白香听话,哥哥答应妳,绝对会再见面的,所以,趁被人发现以前快走,我会为妳争取时间的 ... 」男孩摸摸白香的头,露出了一如往常令人安心的微笑

「真的会在见面 ? 」白香抬头看向男孩

「嗯 ! 绝对会再见面的,所以妳要等我喔,约好了。」男孩不舍的再次紧抱白香

「约好了喔 ! 谎的人要吞千根针。」白香也笑开,但眼里闪过一丝不舍

—白香,约好了喔 ! 我们一定要再见面喔 ! —

「哥哥 ! 」白香从恶梦中惊醒

她握住她哥哥最后留给她的项鍊,闭上眼开始平复自己的心情,当年她哥哥拼了命的让她逃走,她一定要好好活着,不然哥哥的牺牲就白费了 ...

「唔 ... 心情还是有点烦躁啊 ... 对了,干脆在附近走走吧 ! 」白香在桌上留下了纸条后,就抱着一旁的小兽跑去厨房里

过了不久

「主上,我能进来吗 ? 」在门外的萤丸小心翼翼的问

「主上 ? 萤丸进来喽 ~ 」过了许久,萤丸打开门进入房间

房里不见白香,萤丸好奇的四处张望,他拿起桌上的纸条,看完内容后十分无奈,转身就要离开,却因他无意中发现的东西停在原地

在桌上有一个相框,在照片中,一名年约六岁的小女孩挽着一名长得与她相似的男孩灿笑着,而旁边则是有一名约四岁的男孩正不满的看着女孩

那名女孩应该是白香了吧 ? 萤丸心想,将相框摆好后便离开房间

「 ... 好久没这么放松了啊 ~ 对吧青玹 ? 」在森林里白香抱着青玹,坐在一棵大树下吃这点心

名为青玹的小兽点点头,享受着这短暂的安宁

沙沙— 沙沙 — 附近的草丛传来细微的声响

「别害怕,过来一起吃点心吧 ! 」白香微微一笑,拿着点心看向草丛

「 呜 ... ? 」草丛里冒出了几只动物

「你们还要躲多久啊 ? 一起吃点心吧 ! 我不会伤害你们的。」白香再往草丛那看,草丛后冒出了好几只比人还大的动物

「呜 ... ? 」真的吗 ?

听见各种充满困惑和怀疑的鸣叫,白香微微一笑

「嗯 ! 当然 ! 」白香毫不犹豫的说道

「呜呜 ! ? 」妳听得懂 ! ?

「嗯 ! 」她从小就能听得懂兽语

「 … 别怕。」白香对着牠们伸出手,眼神柔软得不可思议,笑容也愈发灿烂

——————————————————————————

「主上,妳今天去了哪里 ? 」傍晚唯一看过白香留下的纸条的萤丸担心的问

有没有受伤 ? 有没有出什么事 ? 有没有惹麻烦 ? 萤丸的眸子里充满着担忧

「没事喔 ~ 就只是去逛逛而已喔 ! 话说今天本丸有发生什么事吗 ? 」白香摸了摸萤丸的头,见萤丸哀怨的看着她,她不禁嘴角上扬

「 ...没什么。吃晚餐了吗 ? 」萤丸有意无意的瞥了墙角一眼,对着白香笑了笑

「还没呢 ... 萤丸有想吃什么吗 ? 」白香继续摸着萤丸的头,... 萤丸对不起,她摸上瘾了

「老是这样摸我的头会变矮的啦 ! 」萤丸鼓着脸哀怨的说

「 ... 你还能更矮吗 ? 」白香的语气充满好奇与打趣

「 ... 」萤丸看着白香眼神更加哀怨

「好了别闹了,想吃什幺 ? 」似是觉得有些过分,白香转移了话题

「总之,还是去厨房看看吧 ! 」萤丸笑笑的对着白香说道

「嗯,走吧 ! 」白香抱起小兽往厨房走去

看着白香的背影,萤丸觉得白香好像开始慢慢适应这里了,想到这里萤丸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而他身边开始飘着樱花花瓣

「我们现在是不是不要打扰他们比较好 ? 」躲在墙角的鹤丸犹豫的问

「你好意思去 ? 你没看到萤丸都樱吹雪了吗 ? 现在去很危险。」乱没好气的说道

众人点点头,为了保住他们的小命,现在还是别去的好

待续